今年5月以來,為防控資金流動性風險,廣州市住房公積金管理委員會(以下簡稱“公積金管委會”)決定,對廣州市住房公積金的存貸比及貸款發放額度進行控制,2014年的貸款額度不超過170億元,日後的存貸比將不超過80%.前日,廣州住房公積金管理中心相關人士透露,截至目前已貸出超過120億元,今後每月發放貸款額度將控制在10億元以內。
  若按個人公積金貸款最高額度50萬元計算,相當於今年每月只有2000人能申請到公積金貸款。昨日,有立法咨詢、財稅方面專家建言,對於公眾關註度較高且涉及較廣泛公眾利益的政策,應征求公眾意見。而有房地產方面業內人士認為,該措施將對剛需買家產生較大影響,在今年樓市持續低迷的情況下,公積金貸款暫不適宜收緊。
  1
  問:為何控制放款量?
  廣東省人大常委會立法咨詢專家李緒進認為,公積金確實需要考慮資金的安全性,而確定是否需要控制。但另一方面,公積金作為與商業貸款的補充,當商業房貸鬆動,公積金貸款沒有收緊,而在商業房貸收緊、剛需對公積金的需求很大的情況下,公積金也同時收緊,這與商業房貸的性質沒有區別,與當時制度設計初衷不相符。
  中山大學嶺南學院財稅系主任林江認為,公積金制度的現狀較為複雜,雖然制度設計的初衷是為了幫助有需要的人群買房,但發展到現在已經變成職工福利,要儘量照顧更多人使用到低利率的房貸。
  答:保證更多職工能使用公積金貸款
  南都記者梳理2009年至2012年廣州公積金歸集、使用情況發現,近年來隨著繳存人數的增加,全市住房公積金歸集額也隨之上漲,2012年的歸集額已首次突破400億元,繳存餘額也上漲至881.95億元。
  從2002年公積金官網公開的公報來看,每年發放的公積金貸款額都不超過200億元,不少年份的貸款放款量僅為數十億元。
  值得註意的是,去年的公積金提取額雖然沒有出現暴漲,但貸款放款量首次達到317億元。
  據悉,在樓市調控政策未曾出台之前,商業房貸與公積金貸款的利率相差不遠,公積金貸款優勢並不明顯。去年,廣州迎來樓市調控“史上最嚴”的一年,今年即使央行早已放話,鼓勵銀行支持剛需買家申請房貸,但至今商業房貸利率仍未鬆動。
  公積金中心相關人士表示,去年公積金中心的放款額度是廣州公積金放款最多的一年,主要跟商業銀行房貸額度控制嚴有關,以及公積金簡化程序加快審批、利率差等使公積金購房申請暴增。今年年初放款多也是延續了去年的慣性,但近兩個月的申請量已經在減少,因此年度貸款規模不一定會不夠用。
  公積金廣州公積金管理中心相關人士昨日表示,對於首次提出控制公積金的存貸比,該人士表示,主要是由於去年申請貸款的人數劇增,為了應對流動性的風險,風險準備金必須保證按貸款餘額的1%提取,其次是為了公平,確保未曾使用過公積金低利率貸款的職工,也能享受到公積金貸款。
  2
  問:為何不征求公眾意見?
  廣東省人大常委會立法咨詢專家李緒進認為,公積金政策是否需要征求公眾意見,不是看條款的數量多少,而是看是否涉及公眾利益,對公眾的影響程度來確定。其認為,如果條款對公眾影響不大,公積金管委會直接審議通過即可。“但明顯公積金貸款控制會對公眾影響好大,所以最好先征求公眾意見,通過博弈、各方清楚表達意見再出台,日後推進這條措施也會更合理、順暢,而不會出現較大的意見反彈。公積金管理機構必須要先建立統一的游戲規則。”
  其認為,近年來,國內不少地方爆出公積金被挪用、資金運作不透明等問題,廣州公積金管理在透明度方面仍需要提高,對於限貸、存貸比的制定依據等細節,公積金管理部門應該向公眾解釋,以便讓公眾理解政策為何而出台。
  中山大學嶺南學院財稅系主任林江也認為,公積金管理部門相當於“代客理財”的機構,公積金的“主人”是職工,不征求公眾意見就匆忙制定並不妥當。“公積金代客理財,還不聽客人意見,依據什麼替客人拿主意?”
  林江認為,存貸比的標準制定也需要公佈數據依據,公積金中心應公佈銀行等權威機構的統計數據,提供給公眾評估,才實施政策。
  答:並非所有條款都要徵詢公眾意見
  公積金中心相關人士表示,公積金管委會作為公積金政策的決策機構,在相關條例允許的條件下,依據法律法規,對影響廣泛的措施會征求公眾意見,但並非所有政策都需要征求公眾意見。“公積金存貸比控制在80%以內,其實已經比人民銀行的標準要放寬了。主要是考慮到廣州使用公積金貸款的職工大部分都有工作,信用度較高,因此略微放寬。”
  3
  問:公積金餘額是否缺錢?
  早在今年4月,廣州公積金新政進行首次征求公眾意見時,貸款政策收緊已引起外界猜測,廣州公積金餘額是否吃緊?這次對存貸比和貸款額度均進行控制,再次引起公眾對公積金餘額是否吃緊的猜測。
  答:貸款餘額並未告急
  廣州公積金管理中心相關人士表示,目前公積金餘額為200多億元,並未出現“餘額告急”的情況。
  對於首次提出控制公積金的存貸比,該人士表示,主要是由於去年申請貸款的人數劇增,為了應對流動性的風險,風險準備金必須保證按貸款餘額的1%提取,其次是為了公平,確保未曾使用過公積金低利率貸款的職工,也能享受到公積金貸款。“政策的制定,是考慮了總體、全局和未來。”
  (註:由於2009年以前廣州公積金歸集、使用情況公報中,統計口徑未含增城、從化兩市以及廣州鐵路分中心業務,因此不納入本次統計。另2009年的提取與受惠職工數暫未有公開數據。2013年數據暫未公佈。)
  採寫:南都記者 羅苑尹 實習生 徐金露 張雨  (原標題:公積金中心回應為何限貸)
創作者介紹

關智斌

sm74smzwu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